“9葬化妆防腐师:守护逝者最后 的尊严

 定制案例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3-31 13:29

  &&“9葬化妆防腐师:守护逝者最后 的尊严刚刚过去的杭州G20峰会后的首个国庆长假,本该与家人团聚、朋友聚会、外出旅行、放松身心的假期,对于杭州殡仪馆服务在一线岗位的殡葬职工来说,却跟平时普通的工作日没什么差别。因为对他们来说,一年365天,每天都会有人去世,有人去世就需要有人提供殡葬服务,所以殡葬人永远没有“长假”。

  方闽男是杭州殡仪馆业务科内勤组的一名年轻的化妆防腐师,他是个90后,因为对殡葬行业的热衷,他在大学里选择了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。2012年方闽男进入杭州殡仪馆工作,今年是他连续第5次在单位度过国庆假期了。

  与其他同事一样,方闽男每天的工作就是根据逝者家属的要求认真的完成打防腐、整容、化妆等一系列重复单调的操作:用沾有酒精的棉花,轻轻地擦拭着逝者面部,合上逝者半闭的双眼、填充好凹陷的两颊、合上略开的嘴唇,然后再在逝者面部打上粉底、腮红,画好眉线、眼线和口红,最后请家属确认满意后,将遗体推入告别厅……他们总竭尽所能使每位逝者的遗容都如同沉睡般安详,让每位逝者以最佳的妆容与生前亲友做最后的告别。

  但并非每位逝者都能安详得离世,处理意外死亡的遗体对殡葬从业人员来说也是习以为常的事。

  G20前夕,正直杭州最热的高温酷暑天气,方闽男接到一个工作任务:替一位因车祸而支离破碎的逝者缝合遗体。要知道,缝合整形遗体可并非易事,既考验整容师的体力又考验缝合技术。因为缝合工作本身具有一定操作难度,且必须戴着笨拙的手套操作,再加上整形室里又热又闷,即便是开着空调,方闽男的工作服也已经被汗水浸湿,额头的汗珠滴落到他的眼镜上,模糊了视线,缝针还会不小心刺破手套扎到手指,他不得不忍着痛,摘下眼镜,擦拭干净,继续工作。当看到妆容整洁的逝者面对亲人的时候,方闽男觉得,自己一切的付出和牺牲都是那么值得。

  还有一次,方闽男接收了一具高度腐烂、生蛆发臭的遗体,但逝者的家属却要求必须为逝者沐浴、更衣后再进行遗体火化。炎热的天气里,遗体散发着阵阵恶臭,连逝者的家属都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,方闽男却必须强忍着异味,将遗体表面冲洗干净,吹干头发,换上干净的衣服,让逝者走得体面,也让其家属不留遗憾。

  在殡仪馆值夜班对一般人而言可能都会恐惧万分,但对他来说已是习以为常。夜班的任务就是将每具运达馆内的遗体按流程接受好,并根据逝者家属要求进行防腐、整容处理,最后将遗体放入相应的冷藏冰柜保存。夜里的化妆整容间和冰箱间尤为阴森,还能闻到一些遗体散发出的异味。方闽男刚进馆工作的时候也十分害怕夜班,但他告诉自己,既然选择了殡葬行业,就必须战胜心中的恐惧,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。

  在殡仪馆工作的五年里,方闽男最大的体会就是:社会上很多人对殡葬人还存在着偏见和误解。他常常会在为遗体化妆过程中,听见旁边的家属议论:“殡仪馆的人,看到死人都看麻木了,就跟看到路边的死猫死狗一样”“殡仪馆的活儿只有冷血动物才能干”……每次听到这些话,方闽男心里总不是个滋味,他很想反驳那些人:“我们殡葬职工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,我们给每一位逝者化妆,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,用心去化好每一笔;听到家属的痛哭声,我们心里也会感同身受得难过……”但每次他都忍住了,因为他明白,任何言语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,只有认真服务好每位逝者,让逝者家属满意和认同,就是对这份职业最好的尊重,也是对偏见和误解最好的反击。

  2015年,方闽男与相恋多年的女友喜结连理。他说,自从结婚后,他更加爱护和尊重自己父母和妻子了。因为作为殡葬职工的亲属,不仅要忍受节假日无法陪伴左右的痛苦,还要每天担心他的身体是否遭受到防腐剂、细菌、病毒的不良影响。如果没有父母和妻子在背后默默的关心和支持,他也无法安心工作,无法从事他自己喜欢的殡葬行业。

  今年国庆期间,方闽男依旧跟往年一样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。长假里的一天夜班,夜深人静,他独自走在单位礼厅的后廊上,这条运送遗体的长廊他每天要来回走上十几二十次。他想起自己第一天到单位不经事的样子,想起了自己第一次为遗体化妆、打防腐、抽腹水、整容的笨拙,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被家属连声道谢的满足感……而如今他已经成为了一名操作规范、技术纯熟的化妆防腐师。在加入这个工作队伍之前,他就已深知:各种良辰佳节无法与亲人团聚是每个殡葬一线职工必须承担的牺牲!虽然工作中有艰辛、有委屈,但更多的是收获、是历练。秒速分分彩